【理響中國】“三大全球倡議”的中華傳統價值觀底蘊

【理響中國】“三大全球倡議”的中華傳統價值觀底蘊

(原標題:【理響中國】“三大全球倡議”的中華傳統價值觀底蘊)

當前,人類正面臨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歷史之變。變局背景下全球價值赤字凸顯,人類對於什麼樣的價值觀能引領歷史發展潮流和破除全球治理困境莫衷一是,甚至相互攻訐,紛爭不止。全球各大文明及其衍生分支,由於歷史與實踐的不同,價值觀必然不可能完全同質。價值觀相異本不是合作難以達成的原因,因爲世界上本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價值取向,但價值觀混亂卻會導致意識形態對立,進而引發猜忌。所以,人類需要蘊含求真務實、熱愛和平、開放包容等價值觀的知識公共產品,以應對大變局時代的混亂與困難。

針對大變局時代的多重全球治理困境,習近平總書記先後提出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和全球文明倡議,形成了圍繞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中國“三大全球倡議”。“三大全球倡議”作爲一個有機整體,是習近平外交思想的最新成果,蘊含着時代所呼喚的價值觀。這些價值觀根植於中華傳統價值追求,具有鮮明的中華特性,其中求真務實的傳統價值觀孕育了全球發展倡議,熱愛和平的傳統價值觀孕育了全球安全倡議,開放包容的傳統價值觀孕育了全球文明倡議。

全球發展倡議蘊含求真務實價值觀

時代呼喚求真務實的價值觀。發展是全人類的共同願景,然而隨着近年來大國博弈加劇,國際體系持續變動,世界經濟的穩定和繁榮愈發不容樂觀,全球團結髮展的共識已然被大幅削弱,發展失衡成爲當前世界經濟的典型特徵。現在,正當各國攜手共進探求發展之路的關鍵時刻,然而西方卻掩耳盜鈴,拒絕與“全球南方”共同應對現實困難,反而利用結構性優勢在全球進行收割,這無異於飲鴆止渴,表明西方難以求真務實地直面全球發展困境,無意推動全球可持續發展目標的實現。

全球發展倡議蘊含求真務實價值觀,能夠引領人類正確獲取物質財富,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西方獲取物質財富和現世幸福,早期是通過殖民掠奪積累了原始資本,後來是通過長期殖民建立起的結構性體系壓榨,在資本主義“中心—邊緣”結構的世界體系中源源不斷地獲取財富,存在先天的不義性。時至今日,面對國際發展困境,美西方依然只顧維護自身利益,拒不務實承認現存國際制度的不合理性,濫用基於霸權的金融權力收割世界,使得“全球南方”的發展問題雪上加霜,全球發展愈發失衡,世界正在進一步遠離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的願景。這種出於私利、竭澤而漁般獲取物質財富的價值取向,多年來使得各國出於物慾目的伐交頻頻,尤其是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的當下,無道德束縛爭搶財富的價值取向引發諸多混亂,帶來了嚴重的價值赤字。

国产女巫咪咪子

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向來有求真務實的價值觀,在重視自強不息的基礎上,也堅持厚德載物,對物質財富“取之有道”,發展眼光長遠。從古至今,中國向來都是根據實際情況進行發展,絕不脫離實際透支自身。同時,中國的發展理念還立足現實,注重未來可持續發展,宣揚“不違農時”“數罟不入洿池”“斧斤以時入山林”等環保發展思想。今天的全面深化改革,也是求真務實傳統價值觀的延續。蘊含求真務實價值觀的全球發展倡議,其五個“堅持”爲人類如何正確獲取物質財富、達成全球可持續發展提供了價值引領,有利於破解全球價值赤字。

时评》邱国正因祸得福?

全球安全倡議蘊含熱愛和平價值觀

時代呼喚熱愛和平的價值觀。和平是人類一切追求的“根”與“魂”,然而當今世界霸權主義、強權政治逆流涌動,傳統安全和非傳統安全威脅交織疊加,全球安全形勢極爲嚴峻,既有衝突管理機制失靈,西方基於暴力思維的安全管控機制愈發根基不穩。這不僅使得安全相關領域的全球治理難以爲繼,而且其負面影響也已“外溢”到其他治理領域。西方文化中蘊含的暴力思維,在順境中或可被部分掩蓋,但在逆境中已然被全面激發。

全球安全倡議蘊含熱愛和平價值觀,能夠解答人類何以達成和平延續,實現各國共同安全。西方的安全價值取向具有“一元”的特徵,而“一元”的達成必然伴隨着暴力,因而西方安全思維的基底是有濃重暴力色彩的。和平是人類存續的必要條件,但西方文化對和平的理解至今仍是單一強權主導下的和平。“一元論”歷來深刻影響着西方戰爭史,西方國家經常利用價值觀來劃分陣營,將價值“武器化”“安全化”。例如,美國進行的對外戰爭或軍事試探,基本都是打着推行其“一元”價值的旗號進行的,這種陳舊的暴力思維嚴重威脅人類文明的延續。

與許光漢合體現身香港首映 清原果耶見1幕爆哭直呼:我不行了

與西方不同,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向來具有熱愛和平的傳統,認爲世界的本原不是“一”而是“多”,世界不是從一個本原衍生而來的,而是由多個元素和合共生而成的。所以,不需要用非和平的手段去消滅“多”,達成“一”。從古至今,中國追求的並不是同化他者,而是主張與他者共生。中國不惹事也不怕事,化解危機後必偃武而修文,休戈止息、大興文教,不僅自己拒絕暴力,歷史上還曾致力於塑造區域和平,今天則在聯合國框架下致力於全球和平。這種熱愛和平的思維可謂貫穿中華歷史的始終,是中華文化的鮮明特點,也是全人類的寶貴文化財富,與西方具有濃重暴力色彩的“一元論”形成了鮮明對比,是當今全球範圍內面臨的國際衝突、國內暴力、文明相爭、民粹肆虐等安全問題的解決之道。蘊含熱愛和平價值觀的全球安全倡議,其提出的六個“堅持”爲人類何以達成和平延續、實現各國共同安全指明瞭方向,有利於破解全球價值赤字。

全球文明倡議蘊含開放包容價值觀

時代呼喚開放包容的價值觀。文明只有海納百川、大氣謙和方能生生不息。然而,西方文化只願求“同”,而不喜求“和”,難以容納異質文明。隨着全球地緣政治態勢趨向緊張,在西方政客的煽動和炒作之下,國際社會各種“文明衝突”“文明優越”“白人至上”等不和諧論調沉渣泛起,狹隘的民族主義、零和博弈思維充斥在各類國際交往行爲中。尤其是個別國家以自身文明“價值觀”爲名劃分敵友、拉幫結派的做法,給整個世界和平與發展、繁榮與進步帶來巨大陰影,加劇了不同文明之間的仇恨與隔閡,嚴重阻礙了國際社會交流與合作,人類文明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全球文明倡議蘊含開放包容價值觀,能夠解答人類如何實現世界文明交流互鑑,走向和合共生的未來。人類行爲處事的理性,並非是天賦的,而是深受自身文化的影響,與人類文化存在互動關係。世界各大文明均有深受自身文化薰陶的理性思維,每種文明都有獨特且珍貴的價值取向,爲人類貢獻着各種知識公共產品,因而世界文明本該百花齊放春滿園。然而,自大航海時代以來,西方文明搶佔先機,本該利用跨越式發展的機會帶動人類文明一同繁榮進步,但從一開始,西方文明追求的便是“一花獨放”。直到今天,西方國家雖然表面上聲稱尊重多元文化,但潛意識裡依然認爲,只有西方文明纔是現代文明,現代化就等於西方化。當前,面對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的複雜變遷,西方文明也陷入發展困境。一些西方國家深陷零和思維的桎梏,依然想要以西方文明同化其他文明,但西方文明自身越來越難以服衆,合作變得彌足珍貴,甚至良性競爭都正逐步滑向惡性競爭,世界呼喚具有包容取向的價值引領。

影/因愛生恨…三峽恐怖情人菜刀挾持前女友 警空手奪刀制伏

灿烂地瓜 小说

反而觀之,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向來強調“美美與共”“多元和合”“和諧共生”,包容是中華文明的底色,也是中華文明5000多年來生生不息的根源所在。中華文明曾經歷過數個至暗時刻,但都得益於包容的特質而鳳凰涅槃、走向新生。新中國也接續傳承了這一開放包容的價值觀,萬隆精神所體現的求同存異,正是開放包容的生動實踐,時至今日也是中國外交思想的寶貴財富。開放包容,在這個迷茫彷徨的變局時代更顯珍貴。全球文明倡議所提出的四個“共同倡導”,無一不體現着中華文明的包容取向,若能夠被理解踐行,必將在很大程度上破解全球價值赤字,世界文明百花園將更加繁榮。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世界又一次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何去何從取決於各國人民的抉擇。”儘管人類發展面臨嚴峻挑戰,但我們還是要看到,“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歷史潮流不可阻擋,人心所向、大勢所趨決定了人類前途終歸光明”。

世界該往何處去,時代所呼喚並有着深厚中華傳統價值觀底蘊的“三大全球倡議”給出了指引,唯有秉持求真務實、熱愛和平、開放包容的價值觀,人類才能協力塑造未來,從而達臻全球善治。

(作者系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

無視內外指責?華府表態憂以色列對拉法用兵 拜登政府仍給炸彈、戰機